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歪果仁看东亚风情:汉服式微和服上位?!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8

  然而随着文明的发展,“衣”则更多地渗透出一种品味、一种气质,甚至一种文化。曾几何时,华夏文化一度强势辐射东亚国家,日本无疑也接受了其深厚滋养。

  举目四望,如今的和服风靡世界,尽显着东亚文化的优雅与高贵,而我们的汉服,却明珠蒙尘,尝尽落寞滋味……

  “我爱中国菜,你知道这是事实!我爱炒饭,我爱面条,我爱炒面……”2013年,美国小萝莉Alison Gold演绎的一曲《中国菜》就曾经一炮走红,YouTube首日点击量竟达200万之高。可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小萝莉唱着“我爱中国菜”,穿的却是日本的和服……

  一段名为“中国留学生在日本街头穿汉服”的短视频更是曾在微博引发轰动。视频中,一位叫做“纳豆少女”的萌妹子身着红色汉服,梳着古典发髻,在东京街头向自世界各国的友人介绍汉服。可令人心塞的是,中华传统中的华美汉服,却被99%的歪果仁误认为是日本的和服……

  除此之外,当我们在google trend 上以“和服”和“汉服”为关键词进行兴趣地图的搜索时发现,世界各地的人都在关注和服,兴趣最大者居然是远在南美洲的巴西;而汉服却只有中国人自己才会关注那么一丢丢,颇有点孤芳自赏的味道……

  图片来自Google Ngram Viewer的数据——来自谷歌520万本数字化图书的词频统计。搜索词为和服和汉服的英文“kimono”和“Hanfu”。当词频结果显示出来后,小编也被汉服的词频统计惊到了,这也太少了。不服气的小编又搜索了汉服的其他英文翻译版本(Traditional Chinese Clothes, Chinese silk robe),结果如下图所示:

  焦点再次集中在和服和汉服的词频对比上,可以发现,即使和服、汉服有厚重历史底蕴加持,进入西方视野还得从西方列强的“破门而入”开始算起。

  在19世纪上半叶,日本还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直到美国军舰驶入江户湾浦贺海面,以武力威逼,才迫使日本打开了国门。睁眼看世界的日本在19世纪60年代末发起明治维新改革,成功地迅速走上了工业化道路,逐渐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此刻,当西方开始关注这个东亚强国时,和服也开启了西游历程。自1875年起,和服开始在西方文献中被越来越多地提及。

  ▍艺术碰撞,欧洲和服美人涌现(1875s-1928s)新奇只能维持三分钟的热度,和服作为异国文化,新奇的热度容易蹭,走红的长度还需要一波外力来助攻。这波助攻源于19世纪末东方艺术与西方艺术的一次重要相遇。日本对外开放后,与欧洲的商务交流日益频繁,浮世绘画作也常常作为日本土产艺术品大量输出, 引起了西方艺术家们的极大兴趣。在这场日本文化与欧洲绘画之间的艺术碰撞中,涌现了许多穿着和服的欧洲美人儿。

  Claude Monet:La Japonaise, Madame Monet en costume japonais (1876)

  Alfred Stevens:The Japanese Parisian (1872)

  Charles Robinson: Her Love Parade (1931)

  得益于莫奈、梵高等艺术家的助攻,和服的词频自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20年代就一直发力呈上扬态势。

  ▍野心昭昭,和服蒙上军国色彩(1928-1945)到了上世纪30年代,日本国内政治、社会法西斯倾向加剧,促使日本与另一法西斯头目德国拉帮结派。两国在1936年11月签订了《产国际协定》,据说下图就是希特勒在这场协定结束后拍摄的。

  照片中,希特勒身着和服,留着标志性的分头和小胡子,俨然一副日本军官的样子。值得注意的是,和服上还能见到纳粹的鹰徽和万字徽。这一年,和服的词频达到了历史最高峰,此时的和服可能不再只是日本文化、艺术的代名词,还多了几分日本军国主义的意味。

  二战后,日本战败,整个日本陷入了一片混沌的状态,和服的词频也急转直下。风大浪高,和服的西游之行在二战后开始中断,这也不得不令人感慨和服作为文化商品与国家兴衰的休戚与共。

  到了20世纪50年代,和服西游再一次扬帆起航,这一时期和服的词频有经历了一波小高峰。但是这次崛起又是借助了谁的外力呢?这可就难倒了小编,或许是因为美国在日本推行的改革,让日本经济实现了又一次的复苏和飞跃,带动了日本商品的出口?或许是因为驻日美军与日本和服美人的风流艳史?或许又是因为艺术的东西融合与碰撞?总之,在小编看来,和服的词频在1956年也就是中国开始的那一年,谜一般的冲到了第二个波峰。

  进入80年代,和服的词频基本稳定在了一个依然较高的频次上。褪去神秘的东方面纱,没有了好奇新鲜感;政治、经济、军事格局稳定,不再有太多起伏,和服又是如何在温水中翻腾,让热度不减,让新意长存的呢?

  大多数传统民族服装在现代社会难以为继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它的穿着和制作本身已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一件衣服穿在身上,行为举止都要合适,不可与周遭环境有较大冲突。有些衣袖设计得过于宽大,有些裙摆一进地铁便容易被掀起,这都为失败的典型,而身穿传统服饰,若只能在室内摆拍,那样又有何生命力可言?日本各种女性杂志百余年来事无巨细地指导人民穿着和服如何行走、落座、乘电梯、弯腰、起身,做家务······这些琐碎的细节,恰是令和服尽可以友好地融入现代社会的关键。

  和服在裁剪、尺寸、穿法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上,从未肆意更改、胡乱创新。大做文章的,只在用材、配色、技法、装饰物。如添加蕾波浪花边和改变袖子下摆的规格,迎合现代的改变:

  这几年,和服正进军时尚单品产业。和服被一次次地推上国际T台,加入新元素的和服正在不断向世人展示日本“进化中的传统”。

  常言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换言之,除却和服自身的更新换代,文化载体的与时俱进也对和服这一文化符号的输出起到了巨大作用。在古时,这个载体可以是一卷书,一幅画,而如今,它则可以是动漫、游戏、电影等更为契合现代人口味的产物。

  90年代前后,日本动漫呈现出了强劲发展的势头和百家争鸣的盛况。先进的制作水平和独特的文化底蕴使得日本动漫拥有了足够的信心向世界进军。在欧洲,法国于1991年开始出版介绍日本动漫的杂志;在亚洲,日本动漫掀起的“哈日”之直接席卷了具有严重反日情结的韩国;在美洲,早期作为廉价替代品而引入的日本动漫迅速喧宾夺主,后来甚至达到了能够与好莱坞卡通分庭抗礼的局面。

  当《千与千寻》得到奥斯卡奖项后,日本动漫盛极一时。而和服,则作为日本的特有文化符号,也深深地烙在了很多人的心中。

  日本的游戏业曾经风靡全世界。作为一家全球知名的娱乐厂商,日本的任天堂堪为现代电子游戏产业的开创者。它始建于1889年,开发了游戏史上最热销游戏系列“超级马里奥”和“精灵宝可梦”,以及全球媒体综合评价最高的塞尔达传说系列。

  而在这些游戏中,各式各样的和服人物形象也被设计了出来,不仅使得众多玩家眼前一亮,还可以让玩家在玩游戏时产生的“代入感”中去更多地体验和服的魅力。

  其实,除了日本自身制作的电影之外,很多欧美电影制作公司也瞄准了日本文化的卖点,并按照更为现代化的逻辑和手法进行了制作和呈现,最终成为了日本文化的有力推手。

  例如,美国作家阿瑟•高登的小说《艺伎回忆录》一经面世便畅销全球,400多万册英文原著销售一空,还被翻译成32种文字发行。而其改编的同名电影更是狂揽了2006年第78届奥斯卡的三项大奖。虽然该电影至今争议犹存,但是不可否认,好莱坞的大手笔下也让世人对包括和服在内的东方文化拥有了更多的憧憬。

  日本是一个现代化的发达国家,其时尚服饰的发展也是处于世界的前沿,但是日本和服从没有被人们遗忘。在日本的街头可以看到人们穿着流行服饰,也随时可以看到人们穿着和服款款而行。然而,同样是传统服饰,汉服却被国人束之高阁,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之间仿佛有高墙阻隔,无法实现融合。成都一女孩身穿汉服出行时,突遭一群愤青围攻,强令其脱掉衣服并将衣服当街焚毁,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女孩身穿的汉服被误认为了和服。这也难怪歪果仁会犯同样的认识错误!当前中国积极向世界展示中国形象,推动文化输出,可是如果中国人连文化认同都尚没构建好,何谈文化输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乐通娱乐城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乐通娱乐城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